適老化營造:社區嵌入式養老模式
  發布時間:2020-03-25 10:26   來源: 城市怎么辦

在過去的幾十年中,我們可以感受到城市的急速增長,到處可見的高樓林立,越來越寬的城市道路,品質略低的城市公共空間,似乎城市的各類要素開始很難兼顧所有群體的利益,經濟利益變成了城市的第一訴求,而不是服務于人。

非以人為本的城市環境,讓市民承受著高速增長帶來的痛苦。

兒童失去了在城市中暢玩探索和理解周圍世界的自由;中青年缺少了在城市中小憩放松的空間,老年人找不到宜居的社區環境和生活情感障礙日益嚴重。

所以,各類友好型城市的概念頻發,老年友好型城市、兒童友好型城市、步行友好型城市等等。這是因為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越來越嚴重。城市和人們的訴求已經不止于城市的基礎設施的完善,而是開始紛紛轉向追求高品質的城市空間和生活。

城市發展需正視老齡社會的需求

近幾年,國內對老齡社會問題的討論越發頻繁和深入,而且在國家戰略和宏觀政策層面給予了專門的關注,對于城市研究者來講,就必須思考城市和老齡化之間的關系。

老年人是要和整個城市空間進行互動的。隨著城市人口結構的變化,城市空間布局對“適老化”的思考會變得越來越主流,在任何一項關于城市管理的決策中,“適老化”占的權重越來越大。

這就是說,城市的發展和變得更美好,離不開對養老問題的思考,那么今天和未來對養老問題的解決,也離不開基于城市的“適老化”思考。

面對一個老齡社會的到來,應去主動發現、尋找和回應新的社會需求,就城市而言,用新的城市規劃理念、技術手段,設計理念去回應這種新的社會需求。包括基礎設施建設和城市空間的細節處理。

2018年住房城鄉建設部發布修編的《城鎮老年人設施規劃規范》(GB50437-2007)(2018版)。規范修編后,進一步明確了老年人設施的定義、分類和分級,針對不同類型的老年人設施修訂或細化了配建要求、配建指標和服務半徑,并考慮了與民政、住建等部門現行國家標準的銜接問題,具有一定的進步意義。

△兩次修編對比

但是,我國養老進程中還是存在以下三方面的問題:

家庭養老日漸式微。隨著市場經濟的發展、信息化技術的提升,年輕人選擇的學習方式和工作場域都發生著變化,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離鄉擇業。留在家中的父母則從孩子上大學開始,就或多或少地進入了“空巢狀態”。

機構養老配套不足。在機構養老方式方面,我國的形式還是老人集中居住在養老院中。雖然養老床位在不斷增長,但養老服務機構及配套設施的數量與我國過億的老年人口規模相比還是杯水車薪。

自我養老尚未普及。自我養老就是老年父母不依靠子女,與配偶或自己獨立居住,自行承擔養老任務。這一養老方式在很大程度上體現了從“病苦老齡化”向“積極老齡化”“健康老齡化”理念的轉變。

社區居家養老面臨著個性化、專業化養老服務能力不足;機構養老面臨著老年人情感慰藉的缺失,存在過度社會化問題。

社區嵌入式養老模式,將市場主體適度嵌入到社會結構之中,將家庭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等資源都整合到同一平臺上,既克服了家庭養老社會化不足的弊端,又解決了機構養老過度社會化帶來的問題,是一種適度社會化的養老模式,讓老年人在家門口就可以享受到專業化的養老服務,還維系了老人們原有的社交圈和生活圈。

中國的城市居住小區呈現老年人高密度集中的特點。一方面,福利分房時代建成的居住小區,經歷了住房與居民同步老化的過程,人口老齡化程度高,形成了老年人的聚集現象。另一方面,1998年住宅商品化之后大規模開發建設的商品住宅具有高層、高容積率等特點,居住密度高、人口規模大,同樣具有老年人集中居住的特征。

因此,在配置社區養老設施時,如果簡單按照《城鎮老年人設施規劃規范》執行統一的規劃指標,為每千名老人配置40張養老院或老年養護院床位,非常容易導致配建大規模設施的結果。

并且,由于城市郊區與城市中心區、新建小區與老舊小區在老年人的數量、年齡和身體條件等方面存在較大差異,按照同樣規模和床位數量標準配置養老設施必將帶來供需空間錯位的問題。

社區嵌入式養老模式

什么是“嵌入式養老”?

所謂“嵌入式養老”,就是養老機構與社區有機融合在一起的養老模式,是以社區為載體,以資源嵌入、功能嵌入和多元運作方式嵌入為理念,在社區內嵌入一個市場化運營的養老機構,整合周邊養老服務資源,為老年人就近養老提供專業化、個性化、便利化的養老服務。

香港電影《桃姐》中,桃姐在一邊手臂失能后入住的就是這樣的嵌入式養老院。在香港,有很多建在社區中和居民樓裙樓的小微型養老院。

嵌入式養老具有幾個優勢,一是小規模優勢,利用社區的閑置場地或者改建居民建筑,規模小且對地理位置要求不高,布點靈活,充分利用了社區的閑置資源;

二是情感優勢,社區嵌入式養老機構由于其地理位置就在老年人生活的社區內,便于老年人家屬和子女日常探望,也增進了父母與子女間的交流,社會接受度很高;

三是功能多元化優勢,彌補了以往單一的養老模式的服務類型,推出了康護預防、居家養老服務、短期寄養、機構內長期照護的多種服務范圍,可供老人們根據自身狀況選擇不同的服務業務,融合了居家、社區、機構養老的功能。

在實際操作過程中,要注意因地制宜確定配建指標和發揮設施區域協同作用。

在規劃上,充分考慮地方的經濟發展狀況、人口老齡化程度和分布狀況等因素,根據地方實際需求,制定差異化的規劃建設指標。例如,在經濟發展狀況較好、老年人口密集、照護服務需求量大的地區,可考慮采用較高的配建指標;在經濟 條件一般、人口老齡化程度相對較低、居住人口較為分散的地區則可適當降低配建指標。

在建設上,在兼具空間場地條件和服務需求的地區,配建一定規模的大中型綜合設施,提高設施的利用和運營效率。在不具備空間場地條件但具備服務需求的地區,將理論上需要的大中型設施打散成若干小規模設施,分散配置在有老年人需求的社區中。

通過制定合理的政策舉措,發揮養老設施的區域協同作用。一方面,允許社區養老服務設施在鄰近范圍內跨行政區域提供養老服務,從而改善行政邊界區域老年人獲取服務的均衡性和便利性;另一方面,可在區域內引入“以大帶小”的設施配置模式,使設施之間通過共享人力和設施設備資源,提升利用效率和經濟效益。

隨著老齡化的進程加速,出現的養老問題越來越多,社區嵌入式養老只是其中一種方式,如何準確地掌握老齡化的現實問題,如何準確的把握老齡化的需求就顯得越來越重要。

而養老在全世界范圍內都是無法一蹴而就的問題,關于社會能提供的支持,我們要做的還有很多。

那些還需要被關照和建設的方面,比如讓解決伙食有問題的老人,有社區老年餐廳可以去;

白天子女上班、需要有人照料的老人,能有日間托管中心可尋求幫助;

那些不想離開原住社區的老人,有社區嵌入式養老院可以選擇,等等。

就像好好對待父母的晚年并不是把他們送進養老院就萬事大吉,社會在養老方面的進步也不僅僅是加大對養老院建設的支持。

單一的養老方式無法滿足我國這樣一個多層次且需求復雜的養老現狀的。一個善待老年人的文明社會,需要用自己的進步去更適應老年人的需求,而不是讓他們為了什么不得不逼自己適應現有的一切。

那么,未來如何優化較好的養老模式,以及如何去發現新的適合新問題、新需求、新形勢的養老模式,才是最重要的。

參考資料:

《日本社區嵌入型養老設施配置發展經驗對中國的啟示》,伊藤增輝、周燕珉、秦嶺,城市國際規劃,2019

《共同行動:構建社區居家養老服務體系》,趙仲杰、張道林,北京日報,2020

供稿:吳雨馨

審核:蔡 峻

  作者:  編輯:陳俊男
手机亲朋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