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案例分享】建立以民主促民生的工作機制
  發布時間:2020-03-24 10:06   來源:城市怎么辦

● 杭州手法 ●

2008年,杭州市委、市政府在開展新一輪的解放思想大討論的基礎上,把“民主民生”戰略確定為杭州城市發展“六大戰略”之一,建立以“四問四權”為基礎的“以民主促民生”工作機制,將發展民主與改善民生統一起來,圍繞民生扎實發展人民民主,不斷豐富民主參與內涵,構建民主參與平臺,拓寬民主參與渠道,創新民主參與方式,以民主的制度、程序、方法、手段和力量來解決民生難題,真正為老百姓謀福利、辦好事,為有效改善民生、促進社會和諧穩定提供保障?!耙悦裰鞔倜裆惫ぷ鳈C制堅持黨政界、行業界、知識界、媒體界、市民界“五界聯動”,堅持問情于民、問需于民、問計于民、問績于民,落實人民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選擇權、監督權,堅持服從多數、關注少數,真正做到“發展為人民、發展靠人民、發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發展成效讓人民檢驗”。

十多年來,杭州的民生工程從“進景區”、“進大街”擴大到“進小巷”、“進小區”、“進家庭”,讓“生活品質之城”的陽光灑到杭州的每一條背街小巷、每一個住宅小區、每一處庭院和樓棟、每一戶家庭、每一位杭州人和“新杭州人”,人民群眾真正成為民生工程實施的參與者、監督者和受益者。杭州先后實施了西湖綜合保護、西溪濕地綜合保護、運河綜合保護、市區河道綜合整治與保護開發、背街小巷改善、危舊房改善、庭院改善等一系列重大工程,每一項重大工程和重大舉措的實施,都離不開以民主促民生工作機制的保障。

● 延伸閱讀 ●

廣東:“以人為本”的協商民主

從“羊城論壇”到《中共廣東省委政治協商規程(試行)》, 廣東“民生民主” 逐步實現其規范化和制度化。從社會學的變遷理論來看,廣東“民生民主”的實踐倚賴于外力的推動、民眾自發的需要以及政府的引導和規范;自由、平等的參與,有效的對話與互動, 政府官員自覺推動協商結果的落實是廣東“民生民主” 的運作機制。廣東“民生民主”的發展,不僅為當代中國協商民主尤其是民生民主的發展提出了一個有效的模板,也為我國化解各種社會危機問題提供了一個樣板機制。

廣東各級政府雖然沒有明確地提出“民生民主”的工作機制或工作目標,但是“民生民主”的機制卻在20年前已經悄然出現。受香港《城市論壇》的影響, 1992 年5月,廣州市人大常委會和廣州電視臺舉辦了第1 期《羊城論壇》,它是中國內地最早舉行的政論性電視論壇。它以“國事、家事、公眾事,你談我談大家談”為宗旨,實行發言人身份平等制度,無論是特邀嘉賓、政府官員、人大代表、專家學者還是普通市民都要舉手發言。2003 年,根據廣州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會議的建議, 論壇舉辦地點從市人大常委會的室內大廳移至市政府對面的人民公園, 市民可以免費自由進入。從2008 年開始, 《羊城論壇》向社會征集論壇選題并實行預告消息發布制度, 每一位市民都能夠建議論壇的選題并在參加論壇之前做好準備,從而保證了論壇的辯論質量。論壇所產生的意見與建議會由論壇舉辦中心整理成《民意參考》, 并轉交給城市的決策者提供決策參考。

在全民參政議政的氛圍的推動下, 在廣州乃至整個珠三角地區, 幾乎所有公共事件都能聽到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聲音, 看到他們參與的身影。廣東的政治文明在各種有關民生的協商形式中越走越快。2009 年9 月初, 廣州市委率先在全國出臺新規程《中共廣州市委政治協商規程(試行)》, 明確重大政策須先經政治協商。這份由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親自督導、十易其稿的政協新政, 被專家稱為“可望為全局性的政治文明變革”。隨后,《中共廣東省委政治協商規程(試行)》也相繼出臺。這份事關整個廣東民主政治建設的規程, 明確提出“事關民生和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重大問題” 是政治協商的具體內容。這標志著廣東的“民生民主” 實踐步入了規范化和制度化的層面。

廣東省“民生民主” 最大的一個特點是, 政府從來沒有因為政績工程而使市民“被”參與到協商的過程中。無論是各種政府舉辦的論壇形式的協商民主會還是市民自發地發起的探討,市民都是處于維護自己的權利或對社會的一份責任感而參與其中的,政府從來沒有費盡思量地設計各種制度來發動群眾參與其中。對話與互動是協商民主必備的程序。廣東各級政府官員虛懷若谷地與市民對話,是廣東“民生民主” 的對話語互動機制能夠較好運行的有力保證。從《羊城論壇》到政協會議,幾乎每一場對話都是因民怨而起,但是每一場對話都在官員耐心的解釋之下轉向了理性的對話并最終促進新的理解、形成共識(或弱共識)。在這些對話中,相關領域的責任官員鄭重其事地表示對自己的言論負責,并表示盡可能地把相關問題解決到某個程度。由于廣東的“民生民主” 主要不是基于政府自上而下地推動, 在落實機制上似乎相對受到一些影響。但是廣東不少地方政府的坦蕩與魄力以及自我約束使得廣東“民生民主” 的不少協商結果最終是有效的。

新加坡:執政黨多措并舉改善民生

上世紀60 年代立國之初,新加坡面臨著嚴重的社會問題:失業、住房緊缺、缺乏必要的社會保障體系,絕大部分國民沒有養老保障,種族紛爭和沖突不斷。然而,經過多年的發展和治理,新加坡從一個貧困的小島發展成為經濟發達、社會穩定、人民安居樂業、民族和諧相處的花園城市國家。素有“政壇常青樹”之稱的新加坡人民行動黨,自1959年執政以來,始終把關系人民切身利益的就業、住房、教育、醫療、養老和社會福利等民生事業,當作頭等大事來抓。在近50年的執政實踐中,改善民生的政策導向始終如一。讓人民享受到看得見的利益和實惠,生活過得更美好,是人民行動黨始終不渝的奮斗目標。

1.大力發展生產力,為人民創造良好的就業環境

就業乃民生之本。以李光耀為代表的人民行動黨在執政伊始,就明確提出“我們必須為200萬人民的安全和生計負起責任”的口號。20世紀60年代,人民行動黨解決就業問題的主要策略,就是大力推進工業化,吸引外資,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1961年8月,人民行動黨政府成立了經濟發展局,其主要職能就是吸引外資,推進工業化。尤其是在拆廢船和修船、五金工程、化學產品、電氣設備與用具四個重要領域,集中力量進行開發。另外,為了更好地吸引外資,人民行動黨政府還在減免稅費、規劃和修建基礎設施、積極處理勞資關系等方面進行努力,以創造良好的投資環境。與此同時,政府還大力推進產業結構升級,專門成立旅游促進局,以增加餐飲、導游、手工藝品、司機等行業的就業崗位。這種大力發展經濟、增加就業的發展理念,到1990年李光耀辭去總理職務以后,并未發生根本改變。這一系列措施,使得新加坡失業率一直保持在較低水平。

2. 推行“居者有其屋”計劃,不斷改善人民居住條件

執政初期,人民行動黨面臨的是一個人民住房短缺、居住條件惡劣的狀況。英國殖民當局統治時期,新加坡只有不到10%的人能夠解決住房問題。面對嚴重的屋荒,人民行動黨政府于1960年成立了建屋發展局,為建房、修繕舊房募集資金,領導開展建造潔凈適用住房工作,為低收入群體提供廉價住房。在此基礎上,建屋發展局又推出了“居者有其屋”計劃,鼓勵居民購房。與此政策相配合,建屋局向買房者提供低息貸款,攤還期長達15年。并在隨后的1968年,人民行動黨又修改了中央公積金法令,允許購房者動用積累的公積金儲蓄交付20%的首期購房款額。同時,政府還實行嚴厲的懲罰措施。通過這一系列措施,到20世紀80年代后期,新加坡已有85%左右的民眾居住在政府提供的組屋中,基本實現了“居者有其屋”的夢想。到吳作棟和李顯龍當政時期,人民行動黨政府適時地將工作重點放到了開展老城改造、改善組屋質量和居住環境上,推行了“組屋翻新計劃”,并持之以恒地開展城市綠化運動。對于低收入群體,李顯龍政府提出要通過公積金住屋資助計劃,幫助他們購買組屋;對于老年人,政府規定“讓年長者有更多住屋選擇”,并擬定在2015年前,所有組屋區的電梯翻新計劃都要得到落實。

3.大力發展教育事業,提高人民受教育水平

接受教育也是現代社會民生的重要議題。在人民行動黨執政初期,新加坡的教育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明顯落后。1960年2月,李光耀在闡述其施政方針時,明確指出人民行動黨政府要“為占人口半數的青年人提供教育費用的來源”,大力發展教育事業。更難能可貴的是,李光耀把教育當作改善民生的重要手段,國民通過教育和進一步的訓練。在這些思想的指引下,新加坡在李光耀執政期間,教育事業得以飛速發展。到吳作棟和李顯龍執政時期,教育事業一如既往地受到重視。1993年2月,人民行動黨政府修訂了《新加坡教育法》,提出的教育目標是:“充分發揮每一個學生的潛力,培養每一個學生的健康的道德價值觀,使學生具備雄厚的基本技能基礎以適應飛速發展的世界的需求?!蓖瑫r,為了解決教育公平問題,吳作棟于1990年12月在全國公民咨詢委員會祝賀晚宴致詞中,還提出了著名的“教育儲蓄計劃”。

4. 采取多項措施,改善人民的醫療、養老和社會福利狀況

對于關系百姓切身利益的醫療、養老和社會福利事業,人民行動黨政府也采取了多項措施。首先是完善中央公積金制度。目前,公積金賬戶發展為三個:一是普通賬戶,存入比例為員工薪金的30%,用于購房、投資、教育等支出;二是保健儲蓄賬戶,存入比例為薪金的6%-8%,主要用于支付住院醫療費用與重病醫療費用;三是特別賬戶,存入比例為薪金的4%,只用于養老金或遇特殊情況下的支付,平時不可隨便支付。經過40多年的完善,中央公積金制度使新加坡人普遍受益。其次是建立以Medishield(重病保險)、Medifund、IDAPE(老年傷殘援助計劃)、PCPS(初級護理伙伴)等為補充的醫療保障體系網,將盡可能多的人群納入到醫療保障體系中。最后是通過各種福利和慈善機構來提高社會救助和福利水平。這些政策和措施,有力地化解了社會矛盾,改善了百姓生活,同時也鞏固了人民行動黨的執政地位。

【參考文獻】

1.《城市決策論》,王國平,杭州出版社,2019;

2.《“以人為本”的協商民主:當代廣東民生民主實踐》,林偉,《廣東省社會主義學院學報》,2011年第4期;

3.《新加坡人民行動黨改善民生的實踐及啟示》,王冠中,《東南亞研究》(廣州)2008年4期

編輯:王莉萍

審核:蔡 峻

  作者:  編輯:陳俊男
手机亲朋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