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流動不等于病毒流動
  發布時間:2020-02-25 09:36   來源: 城市怎么辦

巨量人口流動帶來的風險

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全國性防疫之戰,面臨的最大挑戰就是傳播性問題。對于疫情最嚴重的武漢來說,面臨著兩個難以回避的事實,一是大約500萬外人口離開武漢,其中絕大部分是外來務工就業人口;二是正值春節期間,處于返鄉度假和節后回城的高峰。

截至2019年,中國總人口達到了14億,其中城鎮戶籍人口僅為6億,被納入城鎮常住人口統計的農村人口為2.8億其中跨鄉鎮流動就業的人為1.7億。此外,還有所謂管理人口中的旅游、探親、差旅等原因的各類流動性人口,再加上8000萬城鎮間流動就業人口,這樣算起來全國的流動性人口可能超過3億。真正帶來流動性壓力的并不是戶籍人口,而是所有的外來人口。

對武漢來說,雖然這次春節期間外出的流動性人口大約500萬,但是對湖北省來說,流動性人口會高于500萬。正是因為這種人口的流動性導致疫情從武漢擴大到全國。

人口的流動并不可怕,病毒的流動才是問題

從控制疫情在全國擴散的角度來看,1月23日武漢的人口流動管控措施是非常必要的。通過人口流動管制措施,使城市運行慢了下來,這能夠放緩傳染病的擴散速度,并爭取控制疫情的時間。

對人口流動性的管控,的確在短期內可以減少人口的流動性來幫助疫情防控。但是,為了社會的活力和國民經濟的發展,不可能長期停止人口流動。這對經濟有巨大的破壞作用,這是不可承受的。

當前面臨更為嚴重的問題是,大量服務型中小企業遭遇嚴重危機。無論是城市服務業,還是剛剛處于上升期的旅游業,或者是所有的相關產業,都正經歷著可能長達近1個月的關門期,相應的資金和成本的壓力都是它們難以承受的。此外,各級政府為疫情防控付出的財政成本,包括人力、物資等各項資源的支出,也會是一個巨量數字。還有,疫情延長很可能會對國際經濟交往和貿易產生影響,也是可能要面臨的重要風險。

實際上,通過人為減低人口的流動性來“悶死”病毒,是一種通過逃避病毒來解決問題的辦法。當然,這種策略在短期內避免了疫情的擴散。

從長期發展的角度來看,人們要找到防治疫情的根本辦法,找到與病毒共處的辦法,找到治療病毒的辦法,而這個辦法要能在高流動性和高人口密度的社會中運行良好??块L期停止流動性來“躲病毒”,并不符合現代社會運行的邏輯。

逐步恢復人口流動性,是非常重要的。但在目前的疫情狀況下,如何逐步恢復人口流動性,逐步復工和恢復不同地區的經濟社會活動,需要做出權衡。其中,關鍵問題在于掌握新冠肺炎疫情的風險和信息,這才能有利于決策者做出準確的判斷。

在春運的后半程——復工過程中,人口遷移和通勤會導致人口的流動性增加,這會增加疾病傳播的風險。復工所帶來的風險和挑戰,是我們應該重視的,需要更緊密監控和及時處置。但是,復工對傳染病擴散的風險,并不會像想象中的那么大,不必過分擔憂。

就復工過程中的人口遷移流動來說,流動人口中的大部分人都是健康的。在人口學中,有一個說法是“健康悖論”,就是說遷移流動人口的健康水平是高于當地居民的平均水平的,當然經過幾年后他們的這種健康優勢會逐漸下降。但是,流動的人本身是更健康的,因為他們健康所以才發生遷移流動。從這個意義上來看,我們不必過分夸大其風險。

但是,當然也需要做好與復工相配套的防疫措施,來支持復工所帶來的人口流動性的增強。防疫監測更細致一些,如果有疫情也能避免擴大化。人口的流動并不可怕,病毒的流動才是問題。不要對人口流動污名化,甚至在交通道路上盲目阻礙人口流動。

從精細化治理到防疫精細化

事實上,疫情防控和疫情防治是兩個問題。對于疫情防治來說,需要落實上面的若干對策;對于疫情防控來說,治標的辦法也是需要的。疫情防控在當前來說,只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這是一個緊急應對的問題,因此自然做得比較簡單。當然,可以使用最新的科學技術,將疫情的防控做得更加精細化。常態化的疫情防控,需要完善公共衛生防疫體系和管理體系。

實現疫情防治的根本對策,仍然是要尋找和確定傳染源,以及徹底消滅傳染源。此外,加快檢測試劑的研發和使用很重要。而且,該檢測手段應為低成本的、快速的,這樣才能夠從對人口流動性的管控轉變為對病毒流動性的管控。

還有,要加快疫苗研制,這才能夠在根本上實現對疾病的防治,并能夠將未知的新型傳染性病毒轉變成為已知的、可管控的病毒,將疫情防控轉變為常規性的疾病管理。

總之,現代社會本身就是高風險社會,不要以為我們能長期躲避風險或悶死風險,就忘記了需要手段來應對風險。增強應對人口流動所帶來風險的能力,仍然需要城市治理的現代化和流動人口管理服務的現代化。這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供稿:張益誠

審核:蔡 峻

  作者:  編輯:陳俊男
手机亲朋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