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徹斯特的“后街男孩”:恩格斯的城市調查與研究
  發布時間:2020-02-25 09:35   來源:城市怎么辦

習近平總書記教導我們:“學習馬克思主義基本理論是共產黨人的必修課?!弊鳛槌鞘袑W的研究工作者,我們應該對馬克思恩格斯有關城市的經典著作有自己的認識和理解。

青年恩格斯曾經有過一段并不為人熟悉的城市調查的經歷,基于調查卻留給了我們一部馬克思主義的早期經典之作——《英國工人階級狀況》。由于此次調查集中于曼徹斯特,更由于青年恩格斯深入底層走街串巷進行了這次調查,西方馬克思主義學者安迪·曼利菲爾(Andy Merrifield)便不無風趣地稱這個時期的恩格斯是“曼徹斯特的后街男孩”。

青年恩格斯

《英國工人階級狀況》:馬克思主義的城市學經典

1842年,正值英國工業革命后期,22歲的弗里德里?!ざ鞲袼沟谝淮翁ど狭诉@個位于歐洲邊陲的島國。在這里,年輕的恩格斯并沒有遵從父命學習經商,而是被一種全新的工業社會圖景所深深吸引,并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對這個社會的縝密觀察與研究中。1845年3月,恩格斯根據自己在英國二十一個月(1842年11月-1844年8月)的親身經歷及搜集的可靠材料,通過深入研究和整理,在故鄉——德國巴門撰寫成了《英國工人階級狀況》。

工廠林立的曼徹斯特

曼徹斯特:現代工業城市的典型

恩格斯對早期工業城市的空間布局與建筑形式的調查研究主要集中于曼徹斯特,因為就如他自己所說“曼徹斯特是現代工業城市的典型?!倍鞲袼怪孛枋隽寺鼜厮固乇境?,為我們“展示出了一副幾乎是直白而又講究實際的城市畫卷”。恩格斯對曼徹斯特的描述是《狀況》中富于智慧和想象力洞見的核心部分。

當恩格斯1842年來到曼徹斯特時,它已經成長為蘭開夏(郎開郡)工業城市群(Conurbation)中的中心城市,不僅本身發揮著棉紡織業的龍頭作用——有學者就曾言:“棉紡織業意味著曼徹斯特”,而且也“為整個蘭開夏棉紡織產業的棉紗、棉布以及成品交易提供了金融和市場服務?!倍鞲袼拱l現在曼徹斯特,空間布局呈現為環狀條帶式分化的特征。在城市中心有一相當廣闊的長寬各為半英里的商業區,這個區域有幾條熱鬧的大街,房屋最下層通常是輝煌的商店,有些地方樓上也住人,這里的市面不到深夜不停止,而在深夜則有警察巡邏。圍繞著這個商業區的是一個像一條平均一英里半寬的帶子的工人區,在這個帶型區外面,住著高等和中等資產階級。中等資產階級住在離工人區不遠的整齊的街道上;高等資產階級住在更遠的空氣流通的高地上,在那里他們寓居于華麗舒適的住宅中,而且每刻鐘或半點鐘都有到城里去的公共馬車從這里經過。從這些敘述中,我們可以發現:盡管曼徹斯特整個城市缺乏規劃,但社會階級在空間中的排列卻是有序的,表現為工人區和資產階級所占的區域被相對規則地隔離開了。

曼徹斯特的工廠

普羅米修斯式的精神:“城市病”的全息描摹

住房短缺問題。英國的每個大城市中都有一批無家可歸者,恩格斯提到“倫敦就有5萬人每天早晨醒來不知道下一夜將在什么地方度過?!睙o家可歸者可以到收容所過夜,倫敦的中央收容所1844年頭三個月平均每夜就有460人寄宿。

環境污染問題。貧民的人居環境污染嚴重,英國“貧民窟”的街道“通常是沒有鋪砌過的,骯臟的,坑坑洼洼的,到處是垃圾,沒有排水溝,也沒有污水溝,有的只是臭氣熏天的死水洼。城市中這些地區的不合理的雜亂無章的建筑形式妨礙了空氣的流通,由于很多人住在這一個不大的空間里,所以這些工人區的空氣如何,是容易想象的。

貧民健康狀況問題。恩格斯描述道,在當時英國的大城市中,貧民們時刻遭受著各種疾病的威脅與折磨,包括肺結核、猩紅熱、傷寒、熱病、瘰癘病、佝僂病等。恩格斯分析了原因:住房空間狹小、大氣和水資源嚴重污染導致的日常生活衛生條件的惡劣;經常食用劣質腐爛,不易消化的食物,有時甚至連這些食物都吃不到而處于饑餓狀態;酗酒損害健康,“正像絕大多數工人必然要沉湎于酗酒一樣,酗酒本身也必然要給它的犧牲者的肉體和精神以毀滅性的影響”。

缺乏教育設施,道德墮落,犯罪率高。教育設施缺乏表現在:只有不多的幾個日校,而且教師不具備應有的道德品質;夜校也無人問津,原因是工人白天工作十二小時十分疲勞,晚上根本無法學習;而教會辦的主日學校,只關注教義的灌輸而忽視了知識的傳授;恩格斯還進一步指出資產階級對工人的教育工具只有一種——皮鞭,也就是法律。受不到良好教育,再加上惡劣的生活環境,工人們道德自然墮落。

當代價值:生動的、新生的城市馬克思主義

24歲的恩格斯在《狀況》中第一次試圖將資本積累和階級動力編排進對城市發展的分析中,同時把工業化運動的規律與城市化的規律聯系了起來,從而為我們開創了一條“生動的、新生的城市馬克思主義”的研究理路。

保留了大量珍貴的史料信息。就“新史學”的眼光出發,《狀況》完全可列入“即時史”的范疇,因為恩格斯直接參與或者見證了當時英國城市社會的發展進程。應該指出,1845年的恩格斯作為一個史學家或一個預言家實際上并不特別成功,他的史學研究很少有原創性,他的預言也并沒完全應驗,但也不得不承認,恩格斯對19世紀40年代的英國作出了一個相當持平和準確的描述,

提供了可資借鑒的方法?!稜顩r》充分體現了恩格斯歷史唯物主義的從現實出發的基本研究路徑,也就是人們通常所講的“恩格斯是從生活走向科學?!痹凇爸麓蟛涣蓄嵐と穗A級”的信中他就指出:“我尋求的不僅僅是和這個題目有關的抽象的知識?!倍凇靶蜓浴敝袆t進一步指出“為了給社會主義理論,同時給那些認為社會主義理論有權存在的見解提供堅實的基礎,為了肅清pro et cont ra (贊成和反對)社會主義理論的一切空想和臆造”,就必須研究無產階級的實際境況。為此,恩格斯進行了長達二十一個月的社會調查,親自走街串巷,深入城市工人住宅區,觀察他們的日常生活,同他們交談,了解他們的疾苦以及他們反抗壓迫者的社會政治統治而進行的斗爭。

開拓了獨到的研究思路。恩格斯在城市研究的思路上最大的貢獻就在于:創造性的把新的城市形式與工業革命所帶來的劃時代的變革聯系了起來,揭示了城市空間組織中的變化如何影響階級內部和階級之間的關系,也把這種社會地理學與新興無產階級的遭遇和意識覺醒聯系了起來。因此,可以認為恩格斯是研究“(城市)地面形態——發展著的城市所呈現的物質形式與(城市)社會形態——生活在城鎮中的人們之間社會關系的性質之間的聯系”的首要開拓者。對曼徹斯特分析性描述的經典段落,更是預見了20世紀,甚至是21世紀城市學中的大部分主題。其中對當下學界的問題意識特別有先導性影響的是:他不僅用物態上的隔離,而且也用社會關系上的疏遠來描述曼徹斯特城市空間的分割,通過這種描述,恩格斯揭露了勞動人民在貧民窟中過著悲慘而瀕臨死亡的生活,借此控訴了曼徹斯特的上層階級,正是這種控訴提出了一個對工業時代的核心挑戰——社會與環境正義問題。

青年恩格斯與馬克思——來自電影《青年馬克思》

供稿、審核:邵瑩

  作者:  編輯:陳俊男
手机亲朋棋牌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