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業城市復興背景下的有機更新|荷蘭埃因霍溫市的實踐啟示
  發布時間:2019-12-31 11:07   來源:城市怎么辦

作為城市化的重要推動力,工業化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都是城市發展的主旋律。我們所熟知的德國杜伊斯堡和埃森、英國伯明翰、荷蘭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澳大利亞悉尼等地,都曾經是其國家的重要工業城市。進入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后,“第三次產業革命”到來,傳統工業區無法滿足新生產方式的需求,大量工業建筑、工人住宅、工業設施被廢棄,曾經象征著輝煌和財富的“生產資料”變為“歷史遺存”。

1937年埃因霍溫飛利浦Strijp-s工業區

圖︱《Strijp S : herinnering verbeeldingtoekomst》

1980年代埃因霍溫飛利浦Strijp-s工業區

圖︱《Strijp S : herinnering verbeeldingtoekomst》

荷蘭的埃因霍溫市是世界著名電器制造公司飛利浦的發源地和生產基地,也是歐洲最重要的工業城市之一,埃因霍溫因飛利浦公司的到來而引起了整個城市產業結構的改變,隨著飛利浦公司發展壯大,大量的住宅、公園、商業和娛樂設施應運而生。隨著產業格局的調整,1990年,飛利浦總部因新機場的建成遷出埃因霍溫,遷往荷蘭首都阿姆斯特丹,飛利浦生產基地逐步轉移至發展中國家,埃因霍溫見證了飛利浦公司的工業輝煌,飛利浦公司也為這座城市留下了豐厚的工業遺產。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中,埃因霍溫開展了對大量的工業區進行改造,將其轉型為創意產業聚集區和創意生活區,轉型更新過程的經驗啟示,對工業城市的復興有所借鑒。

1

關注的中心點是“人”:成立工業遺產開發建設董事會(管委會)

飛利浦總部遷出埃因霍溫后,市政府接管了Strijp-S工業用地和工業建筑物。為了振興本地經濟,埃因霍溫市政府決定利用這些工業建筑遺產來重塑城市文化形象,吸引高科技人才聚集,打造一座國際化的創意城市。因此政府自上而下地主導了對工業區的開發,并希望通過將其打造成示范性的“創意熱點區”(Creative hotpot),引領后續工業區改造和更新。對此,埃因霍溫市政府牽頭成立了專門的管理公司(Volker weessels),并吸納了荷蘭兩家知名房地產公司Trudo和Woonbedrijf的加入,成立了“開發建設董事會”,共同商討和確定地區發展策略等,以便在遺產保護和地區經濟發展上獲得平衡。公司通過特殊項目、創新產品、跨境倡議,在有機更新項目的實施過程中充分考慮居住人的生活、學習、工作和休閑,其公司使命中談到,關注的中心點不是“房地產”,而是“居住的人”。

2

“飛利浦建筑之路”:項目策劃與媒體宣傳是工業區轉型的重要推手

項目策劃在工業項目轉型及后期運營中起著重要推動作用。為了擴大Strijp-S區更新后的影響力,埃因霍溫市聯合飛利浦公司共同策劃了“飛利浦建筑之路”。這是一條為游客規劃的建筑遺產參觀路徑,編排和整合了不同時期、不同類型的飛利浦建筑遺產。該線路以飛利浦博物館為起點,串聯起飛利浦實驗室、飛利浦工人村、飛利浦體育俱樂部以及Strijp-S區和Strijp-R區等。Strijp-S區是遺產之路的高潮部分,這里集中了四處國家級保護建筑紀念物,使人們在工業遺產中了解和體會埃因霍溫的過去,在改造后的園區中憧憬和期待埃因霍溫的未來。此外,Strijp-S區改造完成后出版了一系列書籍和影像資料, 如介紹飛利浦歷史建筑的攝影展,介紹改造計劃的書籍等等,對項目的宣傳和造勢起到了重要輔助作用。

3

建筑尺度轉換是工業區轉型的關鍵環節

工業區的空間尺度是以生產活動為依據,一般遵守實用、高效的原則,無論是建筑的室內尺度,還是外部空間環境的尺度都與普通民用建筑有著巨大差別。在對工業區進行改造的過程中,實現空間再利用的重要環節是工業建筑尺度向民用建筑尺度的轉換。從規劃層面來看,Strijp-S區拆除了原有的廠區圍墻和檢查站,使廠區整體納入城市整體環境中,消除了工業區的封閉性和內向性,并通過完善基礎設施如停車、設置交通站點等方式為該區域提供良好的交通可達性。而在未來規劃的新建建筑中,將繼續延續場地現有的路網和結構骨架, 進一步提高場地容積率,最終形成一個密度適中的創意宜居社區。從建筑層面來看,改造與新建的不同在于前者可以將空間塑造出一種介于新與舊的“間態”:以安東大樓為例, 這是一座層高6米、跨度達到20余米的6層包豪斯風格大樓, 其轉型目標是商業和居住綜合體, 建筑師以原有框架結構為依托,制定了兩條改造思路:一是對首層空間的改造,這是體現工業區轉型活力的重要空間,建筑在地面層的北側拆除了原有圍護結構,更新為玻璃、木材等材料,增強了建筑底層的通透性和輕巧性,與原有厚重的混凝土和鋼鐵框架形成對比,使人們在空間體驗中感受到介于歷史與現代的“間態”;二是對二層以上部分的改造,這段空間用于loft居住,通過將居住單元彼此咬合,以“嵌套”的方式將生產大樓的內部空間“化整為零”,消除了大跨度空間的尺度失調。

安東大樓底層空間改造

安東大樓內部空間切分

4

多功能混合是大型工業區復興的有效方式

在大型工業區的改造項目中,多種功能的混合使用有助于降低單一發展模式的風險, 也是維持更新后的工業區活力和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有效方式。工業建筑良好的可塑性也為多樣化的功能空間提供了改造的基礎,荷蘭埃因霍溫市Strijp-S區從總體上定義了不同的功能混合,將居住、商業、創意辦公、休閑娛樂等功能融合成有機整體,構成一個功能完善的集約式社區。

5

工業區有機更新的“杭州經驗”

在經歷了改革開放早期的舊城改造,新世紀拉開構筑大都市框架之后,面對城市化帶來的諸多挑戰,杭州選擇了在實踐中探索推進“城市有機更新”,走科學城市化道路,打造“生活品質之城”。2007年2月,杭州市第十次黨代會提出了打造與世界名城相媲美的覆蓋城鄉、全民共享“生活品質之城”的目標任務。怎么打造“生活品質之城”,讓人民群眾有獲得感、幸福感,其路徑就是大力推進城市形態、街道建筑、自然人文景觀、城市道路、城市河道、城市產業、城市管理的有機更新。

作為杭州老底子的工業基地,杭州城北過去廠房林立,被老杭州人視為“最不適合居住的地方”,大城北受到杭鋼、半山電廠、煉油廠等企業的功能性制約,發展對比主城區相對滯緩,基礎設施也不完善,路網銜接差、斷頭路多、缺少大容量公交尤其是軌道交通等“城市病”突出。邁入新世紀以來,杭州大城北以建設大運河文化帶(杭州段)為牽引,深化實施運河綜合整治與保護開發工程,全面推進大城北地區改造。老杭州都知道,熱電廠區塊有個“大煙囪”,曾經是莫干山路的地標建筑,在城市有機更新過程中,杭州以熱電廠工業遺存為基礎,充分利用莫干山路青年創意文化產業帶的優勢,打造集眾創空間、文化產業于一體的綜合型創客文化空間——煙囪廣場,主打文化藝術演藝中心主題,網羅青年人喜歡的藝文劇演、生活市集、藝術交互裝置以及其他各類主題展覽和分享沙龍等,于2019年正式開放。

昔日的熱電廠大煙囪

2019年熱電廠綜合體煙囪廣場華麗回歸

在工業遺產的保護過程中,杭州實施“老城區工業企業搬遷”和“工業遺產保護”兩大政策,堅持正確“城市有機更新”的理念,保護城市生命信息;實施“退二進三”、“優二進三”、“騰籠換鳥”政策,傳承城市文脈記憶;堅持主題性與綜合性相結合、公益性與經營性相結合、文化與遺產相結合、保護與新建相結合、傳統與時尚相結合、技術與藝術相結合、展示與體驗相結合、國際與本土化相結合,存續城市遺傳密碼,從而為杭州的工業復興搬出了一片新天地。

杭州“城市有機更新”的最大創新,就在于把城市作為一個“有機體”和“生命體”引入了“城市更新”,強調推進“城市有機更新”的實質就是走新型城市化道路;就在于把生物學中的“生命”概念引入城市建設,把城市作為一個生命體來對待,突出“有機”二字。如今,“城市有機更新”不再是一個概念和理念,而已經成為杭州高質量發展、高品質生活、高水平治理的現實載體。

【參考文獻】

1.王國平:打造工業遺產保護典范——在會見瑞士建筑設計師赫爾佐格和德默隆時的講話(2012年2月4日),《城市怎么辦》,人民出版社,2010

2.K.Doevendans Transformate.Strip-S:herinnering verbeelding toekomst. Eindhoven TU/e,Technische Universiteit Eindhoven,2007

3.孟璠磊,創意社區驅動下的城市工業區復興——荷蘭埃因霍溫Strijp-S區啟示,住區,2016年12月

供稿:趙曉旭

審核:接棟正

  作者:  編輯:陳俊男
手机亲朋棋牌官方下载